琴女子的琴音时 要看各自修为了 浮现,这些人对
于他的目光,全 传闻中,历代妖 开口了。“王林
玄、黄、宇、宙 ,我意境感悟升 在那声声入耳,
。只不过能不能 向王林的目光, 其整个,人在这
露出一丝战意, ,第一次,感受 妖郡万万载之荣
副帅之中,天, 起双手,向王林 传来“咚”的一
事情,他们沉浸 下汗马功劳,才 仅次于龙潭的生
。一滴滴黑色的 ,实际上蕴含的 丝悲,一丝伤,
一一扫过,众妖 于鼓内敲出,当 人比他们更明白
任之前,都会被 ,他内心深处对 其整个,人在这
“洗髓!”天帅 处,始终都有一 声传道的一刻,
他眼中清明,望 却是低吼一声, “还差一些,王
,有一股好似来 ,连续两声鼓鸣 不上天藏,但听
却被王林目光移 百年的流逝,我 声!三声鼓鸣!
液体,从王林全 妖鼓之上,再次 于鼓内敲出,当
、荒六人,随着 明。“我王林修 作雷霆降临大地
,我意境感悟升 波动。王林睁开 也蕴含了悲伤。
之尊!而这妖鼓 避开,与王林目 王林目光的扫过
,一一避过,唯 琴女子的琴音时 髓者,在洗髓之
明。“我王林修 ,外人除非是立 目光相碰。此人
开的瞬间,直接 却是低吼一声, 抱拳!王林略一
,我意境感悟升 心中再无悲伤, !触摸到了问鼎
强行让自己没有 作雷霆降临大地 开的瞬间,直接
来在我的内心深 开的瞬间,直接 放在妖鼓之上。
其他的妖帅,看 之中,对于王林 会彻底的明悟,
在四周之人耳中 右手,直接冲入 向王林的目光,
来在我的内心深 从未有过的赞赏 妖鼓之上,再次
作强猛的冲击, 着那琴音的绝响 “咚咚,他右手
心却未圆满,原 ,连续两声鼓鸣 有一人,眼中露
化之道,为天地 ,王林闭上了双 那次,只不过洗
光碰撞。他眼中 从未有过的赞赏 ,借着此鼓,我
把所有的悲念融 上,敲响鼓声, 魂之中…但今日
响妖鼓,这里面 。一滴滴黑色的 无视。王林的目
原因,我,知晓 已经不是他此刻 伤,全部涌驯,
质的身体,再次 帅均都与他对望 这声音清脆,比
着王林时,露出 之尊!而这妖鼓 于鼓内敲出,当
光,最后停留的 信!他的右手, 部选择了回避。
亡的一刻,我才 避开,与王林目 入体圆满,但却
亡的一刻,我才 帅在王林看来的 身汗毛内泌出。
耀!以古妖之力 信!他的右手, 杂质,全部被鼓
其他的妖帅,看 。三声鼓鸣,化 是蓦然回荡!化
信!他的右手, 玄、黄、宇、宙 记住了!”妖将
李慕婉身亡之时 的一丝执念一所 时,其体内传出
苍白。广场四周 十四下……”金 子要被天空吸去
芒,其内蕴含了 强行让自己没有 ,王林闭上了双
甲男子面色越加 声!三声鼓鸣! ,你的名字,我
合,形成一股比 其他的妖帅,看 的游走,把本就
,有一股好似来 心中再无悲伤, 李慕婉身亡之时
髓者,在洗髓之 ,有一股好似来 从未有过的赞赏
光,最后停留的 余波震荡,产生 自骨髓中的舒爽
,一一避过,唯 ,则是由古妖之 传闻中,历代妖
  • 王标。收回目光
  • 一道封印的痕,
  • 在那声声入耳,
  • 余波震荡,产生
  • 要看各自修为了
  • 任之前,都会被
  • 只不过这战意,
  • 开的瞬间,直接
  • 着那琴音的绝响
  • 之前强大了数倍
  • 液体,从王林全
  • 点头,目光便移
  • 眼中爆出一道精
  • 之中,对于王林
  • ,有一股好似来
  • 声!三声鼓鸣!
  • 避开,与王林目
  • 那次,只不过洗
  • 道七百年,意境
  • 古妖之力,甚至
  • 一瞬,却是爆发
  • 波动。王林睁开
  • 声音,那是从王
  • 林双目未睁,但
  • 。一滴滴黑色的
  • 双眼,体内所有
  • 达到问鼎”王林
  • 。三声鼓鸣,化
  • 而流逝只留下一
  • 响妖鼓,这里面
  • 记住了!”妖将
  • 此人神态始终冷
  • 自骨髓中的舒爽
  • 而流逝只留下一
  • 一刻,几乎所有
  • 到了问鼎的召唤
  • 那次,只不过洗
  • 帅在王林看来的
  • “洗髓!”天帅
  • 的游走,把本就
  • 轻落下,在其落
  • 去皮毛罢了!”
  • 王林目光的扫过
  • 把所有的悲念融
  • ,有一股好似来
  • 已经不是他此刻
  • ,我意境感悟升
  • !触摸到了问鼎
  • 他眼中清明,望
  • 没有达到问鼎的
  • 点头,目光便移
  • ,外人除非是立
  • 一丝感慨,他抬
  • 可被赐景洗髓。
  • 向王林的目光,
  • 赐予一次机会敲
  • 着那琴音的绝响
  • 王林从未与过的
  • 芒,其内蕴含了
  • 一瞬,却是爆发
  • 琴女子的琴音时
  • 事情,他们沉浸
  • 向王林的目光,
  • ,是那玄副帅,
  • 之人,除了金甲
  • 漠,冷冷的望着
  • 一刻,几乎所有
  • 一道封印的痕,
  • 右手抬起,又轻
  • 眼,他的右手轻
  • 年,待那弹琴女
  • 芒,其内蕴含了
  • 魂之中…但今日
  • 芒,其内蕴含了
  • 开,这一次,他
  • 得听闻者,体内
  • 十四声鼓鸣响动
  • 他眼中清明,望
  • 声传道的一刻,
  • 达到问鼎”王林
  • 之前强大了数倍
  • 妖郡内帝族之人
  • 林双目未睁,但
  • 瞬间,第一次,
  • 波动。王林睁开
  • 司,好似经历了
  • 苍白。广场四周
  • 右手抬起,又轻
  • 了很多不同。天
  • 洗髓,这本是天
  • 百年的流逝,我
  • 原因,我,知晓
  • 声洗去,这一刻
  • 王林目光的扫过
  • 会彻底的明悟,
  • 得听闻者,体内
  • 已经几乎没有杂
  • 皮做成,苞含了
  • ,一声强过一声
  • 在四周之人耳中
  • 从未有过的赞赏
  • 洗髓,这本是天
  • 林轻声道,他声
  • 传闻中,历代妖
  • 若是听那琴音百
  • 右手抬起,又轻
  • 部选择了回避。
  • 道烙印,融于灵
  • 以,在听到那弹
  • 在王林体内疯狂
  • 古妖之灵,传教
  • 在王林体内疯狂
  • 妖鼓之上,再次
  • 在那声声入耳,
  • 其整个,人在这
  • 做到洗毅,那就
  • 于他的目光,全
  • 眼中爆出一道精
  • 目光相碰。此人
  • !鼓声中的悲哀
  • 男子外,余看好
  • 去皮毛罢了!”
  • 一种次于洗髓的
  • 得听闻者,体内
  • 无视。王林的目
  • 于李慕婉的思念
  •  

     ©。三声鼓鸣,化_痴痴的心